航空公司超賣機票面面觀

2017年4月24日

美國聯合航空因超賣機票,航警粗暴地把一名叫陶大衛的亞裔男子拖下飛機的視頻被瘋傳,引發全球關注和讉責,美國聯合航空的股價在一天之内暴跌十億美元,且要面對可能涉及十億美元賠償的官司。

實際上,航空超賣是航空公司一種常見的商業手法。一架航班超賣多少是根據天氣情況、到達目的地和是否是節假日等因素綜合得出的。一般的國內航班,超賣機票數不會超過個位數。由於超賣概率是經過科學預算的,所以真正因超賣而登不上飛機的乘客非常少。

按照航空公司收益管理的核心理念,同樣一個座位,每個乘客願意花多少錢是不一樣的。比如洛杉磯飛上海的座位,有的人就想找個時間去上海,不急,但只願意掏五百美元,有的人明天就要開會,願意掏二千美元。而座位完全是一模一樣的。

當資源供給固定的情況下,隨著價格增加,購買的人數減少。隨著價格降低,購買的人數增多。如果對於單一艙位而言,那就定一個固定的價格。航空業資本需要利潤最大化的,那麼可以修改策略,彈性大一點。比如顧客願意提前二十四天前購買,這樣的顧客可以賣便宜一些,如果你是急於飛往目的地的商務旅客,那我就價格高一些。

航空公司出售的機票很難做到百分之百準確,怕出事的航空公司寧願上座率低一點,也不敢幹美國聯合航空那種「趕客下飛機」的事。但是在正常情況下,一般還是有旅客退票或者改簽的。這樣,有的航空公司就多賣一些票,一來可以提高上座率,旅客退票的話,又能多收一筆退票費。

換句話說,航班超賣的概率是根據出行大資料以及複雜的數學模型算出的。據報導,由於過去幾十年裡,航空公司這套複雜的計算系統在不斷完善,根據美國交通部統計,由於超賣原因無法登機的乘客比例僅為0.09%。超賣行為既是商業原因,也具有一定的科學性。比如超賣可以提高上座率,增加公共資源的利用效率。同一架飛機、燃燒同樣的燃油、產生同樣的污染、利用同樣的公共空域,如果超賣能達到運送更多乘客的效果,顯然符合公共利益,更符合航空企業的利益。

超賣也符合個人利益。首先,超賣是因為有人誤機,而乘客誤機後機票並不作廢,航空公司會為其改簽;其次,超賣導致上座率更高,因此攤薄了飛行成本。和20年前相比,如今的飛機越來越擁擠,但好處是飛行成本也大幅降低。

航空公司的超賣一定會對部分乘客的出行產生影響,我們該如何最大程度避免呢?徐經理表示,很多航空公司會根據值機時間來確定最後誰會登不上飛機。所以如果你想避免被航空公司的超賣坑了,可以早一點就在網上選好位置,會減少被坑概率。不過國內有個比較特殊的情況就是,一般頭等艙位都會有多餘位置,所以很多航空公司都會通過升級艙位的方式來解決由於超賣出現的乘客無法上飛機的情況。

另外國內航班也非常多,航空公司一方面會全價退回機票,另外也會積極協調其他差不多時間的航班為乘客服務,如果出現要過夜的情況,也會安排酒店等。像美國聯合航空這樣用暴力把乘客拖下飛機的事情,在世界各地尤其是西方國家都是很罕見的。

澳門旅遊業人士表示,航空公司超賣很常見,通常會提供補償、升艙等安排,希望有旅客轉搭其他航班。旅行團因人數眾多,且行程安排緊湊,無法留下一兩名乘客轉搭其他班次,故甚少被要求改搭航班。因超賣機票引致行程延誤,有保險業者指不在受保範圍。

航空公司若超賣機票,一般旅客在登機櫃位辦理手續時已處理,通常提供補償或升艙服務。補償有現金、酒店、餐飲等,視乎不同安排。美國內陸機超賣機票較多,國際航線較少,像美國聯合航空這樣強迫乘客落機的情況十分罕見。航空公司如要求乘客轉搭其他航班,應在登機前提出,航空公司會補償損失,有的會在下一程機提供升艙服務。

如果我們選擇乘坐低成本航空,反而沒有這方面的憂慮。傳統航空公司因有預留機位安排,可能直到最後一刻才確認,出於對客載率的保障,故會開放一定比例的超賣機票。低成本航空公司在確定日子及時間後才出機票,當刻已要支付費用並已確保機位,所以基本不存在超賣。即使代理公司代客取機位亦即時支付費用,故機位不會再賣。

新聞來源:民航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