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域大規模調整促民航業發展

2019年11月4日

作者:鍾山


十月十日淩晨,中國民航完成史上最大範圍空域調整,全國範圍內共調整航路航線超過二百條、調整班機航線走向四千多條,形成全新的空域運行環境。與此同時,大興國際機場航行情報也生效運行,由此涉及的新建機場跑道、重大飛行程序調整、重大空域調整和航路航線的走向調整共同生效啟用。中國民用航空局空管局局長車進軍指出,推進空域融合,調整空域結構,高效利用空域資源,推進空域精細化管理,加強軍民融合,助推國家戰略,是本次空域調整的總體思路。由於空中交通環境更複雜、更立體、涉及範圍更廣,空域優化是一項系統工程,稍有變動就有可能引發大範圍的調整。

這次大興國際機場空域調整方案整體遵循單向循環設計思路,對部分航班量五百架次以上的主幹航路開展平行單向化改造,形成主要國際、國內幹線航路「來去分開,隔離運行」。在優化航路網的基礎上重新梳理全國大部分地區空中交通流走向,均衡航班流分佈,疏解航路擁堵點,提高資源要素的配置效率。

長期以來,粵港澳大灣區民航界人士一直期盼「開放天空」,不僅僅是航線的使用問題,還有空域限制的逐步取消。早在二○一二年六月,珠江三角洲地區空中交通管理規劃與實施專題工作組就已同意推動取消珠三角地區空域限制,並對香港國際機場以「三跑道系統」作為未來發展方向,和民航處以這個方案作空域管理規劃用途,表示支持。專家認?,目前珠三角地區民用航空運輸機場密集、飛機起降架次多、旅客輸送量高、空域緊張且受限制多,導致該地區交通擁擠,航班延誤率升高,經濟和社會成本增加。珠三角地區作為全國民用航空運輸矛盾最突出的地區,迫切需要從減少或撤銷空域、增加機場容量等方面研究解決問題的辦法。

從二○一五年開始,民航局空管局整體謀劃,統一協調,華北、華東、中南、東北、西北五個地區空管局協同配合,歷時四年完成空域調整。此次空域調整,北起中蒙邊境線,南至桂林管制區,西起內蒙古西部,東至大連管制區,東西縱貫一千三百五十公里,南北橫跨二千二百公里,調整航路航線二百餘條,調整後的航路航線新增里程約四千七百公里;調整班機航線走向四千多條,預計涉及五千三百餘架次航班;新增航路點一百餘個,全國共有廿九個民航運輸機場進行相應的飛行程序調整。此次空域調整中,變化最大的是華北空管局所轄管制空域,共調整五十二個區域及進近管制扇區,區內有十八個民航運輸機場的飛行程序發生變動。

珠三角地區是我國機場密度最大的地區,擁有廣州、深圳、珠海、香港和澳門五大機場。為有效地利用和調配珠三角空域資源,民航珠海進近管制中心應運而生。由於珠三角週邊航路為上世紀六十年代劃設的飛行航路,大多數從珠海終端區出去的飛行航路航線均匯入了廣州白雲國際機場的離場流,加上深圳對航空運輸業的需求也在快速增長,如不依據實際情況對管制空域進行調整,珠三角地區經濟和未來的發展將受到極大限制。隨著該地區飛行流量的大幅增加,如何優化配置空域資源已成為擺在人們面前的迫切問題。

在業務流量高速增長的背景下,包括澳門國際機場、廣州白雲國際機場、香港國際機場以及珠海機場在內的珠三角五機場,目前均在進行擴建或籌備大規模的擴建。不過,由於多個機場已分別提前超過了設計容量,安全壓力巨大,即使增加了機場第二跑道,亦受制於空域限制,不能實現最優的飛行程式設計,也就不可能實現航班量的較大幅度增長。

按照中國民用航空局與香港、澳門民航管理部門《珠三角空管規劃與實施方案》,為了保障珠海終端區的可持續發展,必須合理調整空域範圍,實現與香港空域的聯合管制,這是解決珠三角空域緊張局面的唯一出路。根據有關方案,珠三角空管規劃分三步進行:二零一零年,珠海終端區的管制範圍近期東擴二萬四千米、北擴一萬五千米,西邊收回現廣州代管區,管制區的高度上限從三千六百米抬高到四千五百米;二○一五年取消飛行情報邊界的限制,建立內地和香港之間鬆散的聯合管制運行模式;二○二○年,擴大廣州和南珠三角終端管制區的範圍,建立與香港相對緊密的聯合管制運行模式。

 

新聞來源:民航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