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時代澳珠兩地機場的合作

2019年04月29日

鍾山

澳門航空的航線專營權將在明年十一月屆滿,澳門民航業將走向一個新的發展里程。現在,澳門社會各界尤其是民航、旅遊和物流行業人士,都很關心澳航結束獨家專營之後的變化,例如澳門國際機場增加哪些新的基地航空公司?機場或航空公司的股份組成如何?澳門國際機場會否進行大規模的擴建?目前,廣深港澳珠五大機場雖已建立了定期溝通協調機制,在粵港澳合作框架下形成了A5聯盟,但由於定位分工、產權歸屬、運行標準、利益主體等多方面的原因,在基礎設施、國際客貨等方面合作進展緩慢。澳門和珠海兩座機場地理距離只有幾十公里,客源高度重疊,存在競爭是不言而喻。珠海希望中央政府支持珠海機場開通國際航線,而中央政府又要盡量避免傷害到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民航業與社會經濟發展。因此,珠海機場如要開通國際航線,按中央規定必須得到澳門的書面支持意見。然而,澳門民航業目前存在著人力資源和專業人才嚴重短缺、航權和空運服務受到專營條款掣肘等不利因素,無法與珠海機場競爭。珠海機場一旦開放國際口岸,必然影響澳門民航業乃至整體經濟,影響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和葡語國家經貿平台的定位。

一直以來,不斷有學者及民航界人士提議,就澳門和珠海兩座機場未來的合作事宜,兩地政府及有關部門應進行磋商。澳區全國政協委員、澳門國際機場專營公司執行董事梁少培去年建議:透過澳珠兩地機場互換股權合作,盡快批覆澳門國際機場擴建,利用「第五航權」強化中葡平台,以推動粵港澳大灣區民航業共同發展。

其實,澳珠兩地機場近期一直保持良好的溝通。二○一八年九月五日,澳門國際機場專營股份有限公司(CAM)執行委員會主席鄧軍會見了珠海航空城發展集團總經理李冬鵬為首的業務考察代表團時,提到澳珠兩地機場多年來在珠三角地區五大機場的合作基礎上,將要融入到大灣區的合作共贏。澳門國際機場堅持「安全、效率、效益」的營運宗旨,以信息技術為發展基礎,選擇建設虛擬化機場為戰略轉折點,從根本上改變澳門國際機場的發展空間,希望雙方機場繼續大灣區建設中的合作。二○一八年三月,鄧軍主席一行拜會了珠海機場集團董事長萬景平等管理層人員,就客貨運業務進行交流,了解市場結構和發展方向。粵港澳大灣區對民航發展需求頻繁,雙方及時更新相互發展態勢,以提高區內的民航接待能力和效率。

澳門和珠海兩座機場不但是A5聯盟成員,各自有不同的定位與功能,也不存在誰取代誰的問題。珠海機場客運量去年突破一千萬人次,全部是國內航線和航班的旅客,但不會以此作為取代澳門國際機場的理由。誠然,澳門國際機場的某些優勢是珠海機場根本不可替代的:《澳門基本法》規定「中國澳門」可單獨與世界各國各地區簽署航約,享受與這些國家和地區的「對等航權」。而珠海機場是地方機場,不能單獨與各國、各地區洽談航約,也不享有與外國的「對等航權」。不要說是目前仍是國內機場,不能飛國際航線,即使將來有機會飛國際航線,也是以整個中國內地為「對等航權」單位,去分配國際航線的,而不可能是珠海市出面談判。有意見認為,澳門國際機場已經簽署以至使用的國際航權,不可能「自動撥劃」給珠海機場。因此,倘是實行兩地機場合併,澳門國際機場原有的優勢將全部喪失,但珠海機場卻無法「過繼」澳門國際機場的所有優勢,包括單獨享有國際「對等航權」。

要讓澳珠兩座機場進行互利共贏的合作,首先可考慮「換股」:澳門和珠海同屬粵港澳大灣區重要城市,在中央政府協調下實現機場互換股權,可令兩機場取長補短,互惠發展,實現雙贏。

另一個辦法是澳門租用珠海機場的候機室:珠海機場的國際候機室可以象澳門大學一樣租給澳門使用,共同管理。澳門註冊的航空公司飛國際航班,珠海機場註冊的航班則執飛國內航班。這樣就能解決兩座機場的航權問題。

兩種辦法各有長短,「換股」的好處已經講過了,難處是雙方的資產折價不易,特別是無形資產。除非中央部門出面協調,否則,曠日持久的談判很容易把好事變成壞事。租用候機室的辦法雖好,但也有各種隱憂,要?服國際民航組織接受這種「一國兩制」的方式,就不是輕而易舉的。

新聞來源: 民航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