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摩擦升級衝擊民航業盈利

 

2019年07月08日

作者:鍾山

 

中美兩個大國之間的貿易摩擦,已影響到全球民航業的盈利。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不久前表示,貿易緊張的升級及運營成本的增長,將會衝擊航空業二○一九年的盈利預期。二○一八年,全球航空運輸業淨利潤預期為三百二十三億美元。去年十二月,國際航協將二○一九年全球航空業盈利預期從三百八十億美元下調至三百五十五億美元。

 

國際航協理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亞歷山大·德·朱尼亞克(Alexandre de Juniac)最近表示,國際航協在首爾會議上再次下調二○一九年全球航空業盈利預期。

關於去年十二月發佈預測可能出現的改變,他表示「有點悲觀,認為我們應當更加謹慎。」但是,他拒絕在正式發佈前討論相關細節。他在會談上告訴美國駐歐洲航空航太工業代表(Usaire)說:資料將會有所盈餘,但是將會更加艱難。

緊張的貿易關係已經衝擊到了貨物需求量。朱尼亞克說,客運需求量也同樣會受到影響。根據國際航協的資料,代表整體經濟風向標的航空貨運運輸量超過六萬億美元,佔到世界貿易總量的35%。

 

統計顯示,二○一九年第一季度,世界航空貨運量下跌了2%。雖然前一輪關稅已影響到鋼鐵等海運貨物,航空公司擔心將來的關稅可能包含在空運的智慧手機和電腦中。國際航協官員不久前表示,今年對於航空貨運來說,將是非常艱難的一年。雖然GDP的緩慢增長可能會帶來客運量增長稍低於正常趨勢,但這也是合理的。朱尼亞克表示:貨運下跌的原因,以及緣何客運量放緩,很可能都是世界不同地區貿易爭端、保護主義措施造成的結果。特別是中美之間不斷加劇的貿易緊張關係,航空公司開始承認這樣一種擔憂——經過新一輪比正常更長遠的行業擴張,航空業已經接近這輪商業週期的頂點。

 

朱尼亞克說:我有點兒擔憂,並且很遺憾地告訴各位,我認為我們正處於一個轉捩點。他還說,長期來看航空業還是保持強勁趨勢的。朱尼亞克指出,世界上機場容量以及其他基礎設施的問題令人擔憂。然而,針對歐洲興起關於航空出行對環境影響的討論,朱尼亞克則為限制排放的行業行為記錄而辯護。

 

儘管中美貿易摩擦對航空客運的影響暫時還沒有顯現,但國內的航空公司已經做了相應的預案準備。與此同時,美國的主要飛機製造商波音公司也發表聲明希望促進對話,業內人士認為加稅將導致美國製造業成本整體抬升。

 

國航方面預計,貿易摩擦對航空客運的影響是動態的,徵稅從三百四十億美元、五百億美元到二千億美元,這方面對人的影響還不是主要的,主要是對貿易貨運的影響。

 

東方航空對中美航線的策略一直在動態調整,儘管中美航線點對點的客人可能會有影響,但是由於浦東樞紐的打造、市場的組織、利用航權這塊下力氣,預計整體客座率會略微提升,所以對公司的中美航線經營來看,目前看來應該沒有明顯的影響,後期根據形勢變化,公司會進一步地採取靈活的措施。

 

南航方面則指出,貿易摩擦對航空業的影響,可能會主要體現在對飛機進口徵收關稅提高成本。目前,中國的航空公司採購的飛機主要來自美國波音和歐洲空客。中國已是全球最大的飛機銷售市場,單是二○一七年從美國進口的飛機,就佔波音全球產量的26%,貿易額約六百億元。中國政府對原產於美國的大豆等農產品、汽車、化工品、飛機等進口商品對等採取加徵關稅措施的清單中,產品中涉及部分來自美國的飛機產品。

 

民航專家分析,如果加稅政策落地,將對目前仍在等待交付的波音飛機訂單產生較大影響,如果再進一步對寬體機等加稅,將對美國的飛機製造業產生較大影響。中國市場的轉向可能將改變全球窄體客機的市場格局,幫助空客完成對波音的反超。這樣的情況也不是美國飛機製造商希望看到的。波音公司發佈的一份「擬加徵關稅和航空航太對經濟繁榮重要性」聲明就表示,公司將繼續努力,主動與兩國政府接觸,並就美中兩國領導人最近保證進行富有成效的談判的基礎上繼續努力。強大而充滿活力的航空航太工業對兩國的經濟繁榮和國家安全都是重要的。

在大阪G20峰會期間,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了面對面的會談,雙方同意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礎上重啟經貿磋商。無疑,貿易摩擦沒有贏家,合則兩利,鬥則雙輸。對清單中的中國產品加徵關稅,不僅會損害中美之間的正常貿易關係,損害中國的利益,同時也將導致美國製造業成本的整體抬升,降低美國產品在國際上的競爭力,損害美國製造業在國際市場上的盈利能力,對美國經濟長期的影響無疑是負面的。特朗普是生意人,他當然很清楚這一點。

 

新聞來源民航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