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公司電子商務中如何實施NDC標准?

2019年11月06日

       航空公司電子商務自本世紀初發展以來,經曆了互聯網、移動互聯網和大數據智能化三個階段。形式上出現了B2B/B2C/B2G等多種對接模式,為航空公司實現線下銷售和服務模式轉移至線上提供了重要的技術支撐。然而,電子商務平臺對于航空公司營銷模式的響遠不只在技術層面。依靠電子商務技術,航空公司可以在不引入第三方系統的情況下,直接接觸到銷售方和終端旅客。這種直接對接的方式雖然只是減少了中間商一個環節,但卻為航空公司的商務模式打開了新的空間,由此提出的新分銷模式和新零售的概念,也就不足為奇了。

       IATA推出的新分銷模式NDC正是看准了電子商務給航空公司帶來的機遇。依靠電子商務平臺,提升了航空公司渠道掌控和産品定價力度。重新掌握渠道和定價權的航空公司,會更加專注于如何精細化的價格管理和産品營銷。結合IATA發布的若幹NDC模式指引規範,這裏總結出以下幾個場景,作為航空公司電子商務平臺實施NDC標准的參考。

       1.  Offer動態報價系統:

       作為NDC模式的核心組件,動態報價系統(Dynamic Offer)是IATA推廣新分銷模式最重要的價值體現。這裏所說的動態報價主要是指航班機票的報價。在傳統PSS模式下,航班機票報價是基于RBD(Reservation Booking Designators艙位價格表)模式定義價格。通俗點講就是以26個英文字母作為艙位代碼定義機票的階梯價格。這種模式雖然便于收益和結算的管理,但同時也限制了價格制定的連續性,降低了價格變化的可用空間。因此,建立一個支持線性動態報價的Offer系統,打破傳統價格制定的框架,是航空公司實現收益最大化的重要保障。

       航空公司實現Offer系統建設需要關注以下幾件事情:

       1)  重新編排運價發布機制

       將電子商務渠道(或者NDC渠道)的運價發布與傳統渠道價格發布機制分開。建立支持NDC模式的電子商務運價發布模式,為基于NDC模式的價格制定機制松綁。

       2)  建立航班與服務的打包定價機制。

       産品組合銷售是互聯網模式的重要特征,其效果得到了市場的驗證,也符合當下大衆的消費習慣。航空市場的主體商品是機票,其他服務和産品都是圍繞著機票展開的。然而從近幾年全球航空業收益情況來看,通過機票實現收益的空間已經越來越小,更多的是依靠輔營收益實現航空公司利潤的增長。

       3)  建立新模式的結算處理流程。

       前端産品制定機制越靈活,意味著後端結算系統處理壓力越大。現行的機票結算同樣是圍繞RBD機制展開的。要實現動態報價的Offer系統,結算系統同樣需要建立不依賴RBD的訂單結算處理機制。此外,對于打包産品的結算,結算系統也需要實現多種商品的全單自動化結算機制。

       2.  Order統一訂單管理系統(OMS):

       隨著航空公司業務發展,多渠道多訂單的現象越來越突出。全流程統一訂單多年以來一直是航空公司希望實現的目標,並且需求越來越迫切。在NDC模式下,航空公司的所有業務都圍繞著一個OrderID進行,各個渠道的銷售和服務,都以旅客唯一的訂單進行操作。

       實現統一訂單的關鍵技術有以下幾點:

       1)  訂單數據模型設計:

       包含航班、服務、結算等全流程的所有信息,需要重新定義訂單數據模型。新的訂單數據模型不僅需要考慮到內容的統一,還需要考慮到數據遷移時的可實施性。

       2)  重新定義服務流程和狀態:

IATA制定的ONEOrder標准,定義了航班或服務訂單從准備、服務、交付、結算、關閉等各個環節的狀態和傳遞標准。

       3)  建立ONEOrder結算模式:

       統一訂單ONEOrder的結算模式最重要的一點變化是,銷售和承運(服務)的結算文件統一為一條結算記錄,即在銷售環節OMS向結算系統同步訂單內容作為結算記錄,在行程(服務)結束後由交付系統(或離港系統)向結算系統更新結算記錄狀態,作為結算流程處理的依據。這與傳統結算模式下銷售和承運(服務)分別生成兩份結算文件,再由兩份文件進行對賬的模式有很大區別。應該說ONEOrder結算模式更加符合當下互聯網模式的訂單結算理念,不僅提升了處理效率,還降低了數據不匹配的概率。

       3.  新分銷模式微服務組件:

       動態報價Offer和統一訂單Order的系統建設對航空公司IT系統架構的影響和改造相對較大,可以認為是在現有的電子商務平臺上架設一個NDC中臺。如果航空公司不希望一上來就展開大規模的改造,有沒有可能從一些小的組件作為NDC實踐的切入點呢?在這裏也為大家提供一些選擇作為參考:

       1)  建立NDC API:

       在不改變現有電子商務處理模式的基礎上,將接口轉換成NDC標准,是大多數航空公司實踐NDC的方式。優勢是不涉及流程變化,因此落地技術難度不大,並且為後續實踐其他NDC功能提供技術基礎。

       2)  旅客標簽:

       NDC模式為航空公司提供了在航班查詢環節識別旅客的可能性。建立和完善航空公司旅客(用戶)標簽,在航班查詢環節嵌入旅客識別的技術,可以更好的為航空公司實現精准化營銷和定制化服務。這也是NDC新分銷模式應用價值的體現場景之一;

       3)  NDC版本適配器:

       無論是面對分銷商OTA,還是Interline聯運夥伴,航空公司在實踐NDC模式的過程中都面臨著多版本的困擾。建立兼容多版本的NDC接口適配器,屏蔽版本不同帶來的接口差異,為航空公司快速對接商業夥伴提供有效的技術支撐;

       4)  渠道管理(Airline Profile):

       將現有的産品定點渠道投放模式,通過NDC的AP接口進行同步,也是航空公司實踐NDC模式的選項之一。AP的渠道管理文件可以實時同步,也可以定期同步,取決于NDC對接雙方簽署的AP協議。

       從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航空公司電子商務中實施NDC標准有多種路徑和技術選擇,不同的路徑會為航空公司的營銷和服務模式帶來不同程度的影響。從中長期看,NDC模式的最終目標是提升航空公司渠道和定價的掌控力度。在這個前提下,航空公司以何種方式作為實踐NDC,對于新分銷模式總體目標實現的影響並不太大,啓動的形式主要取決于航空公司高層對新分銷模式的理解和實踐決心。

       作為航空公司數字化轉型的路徑之一,IATA推廣的NDC模式是站在航空公司視角重新組織和分配市場資源。國內航空公司可以根據自身的規模和技術資源情況進行綜合考慮,選擇適合自身發展的方式和路徑實踐NDC模式,最終實現營銷能力和服務水平的提升。

 

       新聞來源:航旅IT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