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CA :: 商務艙的“七十二變”:沒有最好 只有更好

商務艙的“七十二變”:沒有最好 只有更好

2018年05月10日

現在,商務艙幾乎取代了長途飛行航班的頭等艙,其座椅最主要和明顯的發展特征就是設置了平躺式睡床。隨著時間的推移,大量新寬體飛機交付,這些新飛機通常都會設置新型商務艙。

新商務艙的重點仍是提供最大的舒適度和平躺的能力,同時設置更加智能的功能,一方面減少飛機上有限的空間消耗,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匹配航空公司為乘客提供最大舒適度和優質服務的要求。因此,完全能夠平躺的睡床,更具私密性的隱私級別,大量的個人存儲空間,各類電子接口等已經成為商務艙座位的標配。

舒適度是關鍵

荷蘭皇家航空公司(KLM)目前正在對其空客A330飛機進行現代化改造,以提供能夠完全平躺的座椅。2017年,該公司已經完成了對波音777、波音787和波音747商務艙的改造;在2018年底,荷航將在所有執飛遠程航班的飛機商務艙擁有100%完全平躺的座椅。其中波音787商務艙每個座位都能夠直達過道,再加上新座椅的安排和其他各種智能設計元素,在機艙確保乘客在睡覺或工作時具有最大限度的隱私;暖色調布置,更大的柔軟墊子和新毛毯,加上大量的存儲空間,確保為乘客提供更舒適和更多的個人空間。

近年來,高端艙位完全平躺的座椅已經成為標配,如今這些座椅通常還會直達所有通道。根據RECARO飛機座椅公司的研究,非完全平躺的座椅實際上已經從遠程機隊中消失了,全球範圍對于這類過渡産品幾乎不再需要了。

該飛機座椅公司認為,如今全球需要的是能夠提供很好“生活空間”的産品,希望打造出“在天空的酒店房間”的感覺,為此其開發了CL6710商務艙産品。一方面此産品符合人體工程學的舒適性;另一方面CL6710的特點是重量輕,具有較高的布局效率,能夠有效利用寬體飛機客艙的空間。

按照JPA設計公司的看法,商務艙産品也經曆了幾次變革:一開始安排的是非完全平躺座位,然後是完全平躺座位,再然後是直達通道。現在,經常被問到的問題是新一代的産品將是什麽?JPA設計公司的答案是與我們的工作息息相關。該公司也設計酒店、餐廳和豪華臥鋪列車等産品。每個酒店房間都有一個完全平躺的床,但這並不意味著人們不會支付十倍的價格,以獲得更好的床。畢竟商務艙的旅客都很挑剔,尤其在社交媒體時代,産品理念深度和質量可謂是能夠避免紅海競爭,進入藍海廣闊天地的捷徑之一。

商務艙座椅正日益成為一個“嵌入式商務艙+”的理念,所帶來的是生活空間和存儲空間的解決方案,比如RECARO已經引入了以健康功能為導向的座椅,包括按摩、座椅供暖和環境照明的組合功能。

漢莎航空公司全新的商務艙將在2020年波音777-9飛機執飛的定期航線上推出,新産品的目標是在雲端促進最佳和最健康睡眠。乘客不僅可以期待長度為86.6英寸(大約2.2米)的床,而且還能舒適方便地確保“健康”進入夢鄉。該公司指出,新産品將使脊柱保持筆直,使旅客也能從理想的健康和輕松的睡眠中受益。

在商務艙平躺座椅已經成為絕大多數寬體機的標准配置後,這種趨勢有望擴大到窄體飛機上,例如,中東的航空公司再次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Flydubai航空公司最近把完全平躺座椅的座位引入到新的波音737MAX。

向頭等艙靠攏

總體而言,航空公司正在減少或在某些情況下甚至取消遠程機隊的頭等艙,同時通過在商務艙增加頭等艙的特色來提高服務質量。似乎這種趨勢是為了提供更好的商務艙體驗,而不是單純的頭等艙體驗,因為從全球範圍來看,對于商務艙的需求比後者要大得多。

但是其中的風險也是顯而易見的。有了較好的商務艙體驗,那麽頭等艙産品就需要更加與衆不同並且更加特別,才能吸引那些真正的高端客戶,例如阿聯酋航空公司的頭等艙産品和阿提哈德航空公司的官邸艙産品。用現在流行的話來說,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隨著商務艙的座位越來越像頭等艙,航空公司失去高收益頭等艙乘客的風險就更大了。而且,如果航空公司的商務艙和頭等艙沒有太大差別,那麽最終的結果就會導致航空公司的收益管理非常複雜,都需要解決其業務模式特有的收益問題。一般而言,我們現在看到每架飛機的頭等艙座位數比以前更少,但每位乘客的個人空間都在增加。現在在某些航空公司,我們看到超級一流的頭等艙産品,是豪華和獨家的“奢侈品”,而當然這些都會在票價中反映出來。

此外,在現實中,用頭等艙的功能來大幅升級商務艙産品,幾乎不可避免地會增加座椅重量,同時影響飛機的效率和航程。因此,RECARO公司飛機座椅部門的研發重點是創新輕質材料。幸虧近幾年複合材料的研發,CL6710産品的重量只有80公斤(取決于設備),這是最輕量級的商務艙座位之一。新加坡航空公司最新的商務艙座椅于2017年底推出,使用的是JPA公司節省重量的單體殼Monocoque技術,這個具有專利的解決方案使用了高端的碳纖維技術。

一切從技術出發

另一個重要的技術趨勢是數字化技術的突飛猛進。比如物聯網的技術已經融入了商務艙,CL6710産品可以安裝智能座椅選項,進行數字監控和控制。通過一個座椅應用程序APP,乘客可以調整自己的座位位置以及其他功能,如座椅供熱,甚至為未來旅客乘坐航班保存已經設置好的信息。

使用維護應用程序APP,客艙機組人員可以在起飛和著陸時自動檢查安全帶、座位傾斜度等狀態。維修人員可以遠程監控每個座椅的狀態,並確保飛機還沒有著陸,所需的備件已經安排好並在登機口做好准備。這些數據也將納入RECARO飛機座椅公司的産品開發中,因為對座椅性能數據的長期評估會産生關于組件可靠性和乘客行為有價值的詳細信息。這些可用于提高乘客的舒適度,增加部件的可靠性,降低座椅重量。

荷蘭航空公司的商務艙座椅有15英寸~18英寸觸摸屏,使用安卓操作系統,該公司希望在未來能夠更快地開發出空中娛樂系統,讓乘客具有雙屏幕選項,比如在看電影的同時玩遊戲。漢莎航空新商務艙的數字接口可以讓乘客使用個人設備控制座椅的所有功能和機上娛樂系統,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可以用在座椅上的無線技術充電。

考慮到平躺化的商務艙座位已經成為主流,它們不再是航空公司競爭戰略的差異化工具,這意味著我們必須要越來越具有創新能力。航空公司的目標毫無疑問是使乘客體驗到更佳的舒適度和隱私空間。對于乘客而言,不管是在工作中還是在休息放松中。最終就是一句話——當他們乘坐飛機旅行時,與在地面一樣,舒適便捷。

延伸閱讀

享受在雲端

現在的航空公司在設計商務艙座位布局時,非常注意與他們飛機上的軟産品有機結合,進一步為客戶提供舒適度和提升品牌體驗。

商務艙現在正成為航空公司的標志性産品,因此對航空公司來說,室內設計的高度定制化和量體裁衣布局是具有決定性的競爭優勢。如今商務艙座位進行鲱魚骨式布局是首選,讓所有旅客都可以直接進出通道。

比如與它的前輩相比,漢莎航空公司波音777-9飛機有一個相當寬的客艙,新的商務艙是按照1-2-1和1-1-1的座位配置,這個空間用來提高乘客的舒適度,而且可以直接通往過道。新座椅還為旅客提供了大量新增的個人空間,根據他們的個人需要,可以在多個空間配置之間進行選擇。例如,他們可以選擇超長的床或辦公桌空間座位。

漢莎航空工程技術公司還開發了一個名為“nice HD”的客艙管理系統,能夠與標准IP連接進行接口,使乘客能夠將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連接到客艙系統。nice HD是一個基于以太網的平臺,可以無縫接口HDMI、USB、有線和/或無線以太網等。

除了對座椅産品進行區分之外,荷航(KLM)在商務艙服務上的差異也越來越大。2017年,公司推出了“隨時為您服務”的理念。這項服務能夠為世界商務艙的乘客提供更多的選擇和控制,更人性化和靈活的産品和服務,讓客戶決定,比如什麽時候他們想吃,除了通常的三道菜和午餐選項外,菜單還包括“隨時隨地為您”提供更多的餐食選擇,而且可以選擇的餐食是按照餐廳風格准備和服務的。

對于許多乘客來說,我們身在雲端,不必將自己大好的時光都浪費在奔跑裏,如今的航空公司提供了各類高端服務産品,我們可以適當地停下腳步,歇一歇,緩一緩,享受一下在雲端的高端感覺。(《中國民航報》、中國民航網 特約撰稿人倪海雲)


新聞來源:中國民航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