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CA :: 低成本航企的神隊友 超低成本航空日益崛起

低成本航企的神隊友 超低成本航空日益崛起

2018年05月09日

低成本航空發展幾十年之後,與傳統航空公司之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實質性區別越來越少。無論是在短途航線還是國際長航線市場上,低成本航空和傳統航空都分別占有較大市場份額,但無論是産品還是服務,傳統航空公司、低成本航空呈現出整體同質化趨勢。例如,傳統航空公司紛紛松綁産品限制,將選擇權讓給顧客,嘗試有償提供餐食,增加輔助收入等,而易捷航空等低成本航空公司會在高價值航線上向旅客提供免費餐食等服務,還會使用幹線樞紐機場。

總體來看,低成本航空、特別是超低成本航空近年來發展迅速,在全球民航市場扮演著不可忽視的重要角色。

超低成本航空發展勢頭迅猛

過去10年,兩個主要發展趨勢主導了北美民用航空運輸市場:傳統全服務航空公司的並購融合,以及超低成本航空的出現。超低成本航空的出現有助于考驗傳統航空公司的競爭力,甚至改變美國主要航空公司産品服務的進化路徑。美國航空、達美航空、西南航空公司和聯合航空四家航空公司合計占據了高達80%~85%美國國內市場份額,但目前市場份額增長最快的是超低成本航空公司。在可預見的未來,超低成本航空可能會持續增長。

目前,低成本航空(LCC)是一個含義寬泛的術語,包括低成本航空(low-cost carrier,LCC)和超低成本航空(ul?tra low-costcarrier,ULCC)。例如,美國的精神航空,以及歐洲的瑞安航空、威茲航空和飛馬航空均自稱為超低成本航空公司。

“事實上,我們現在擁有經過市場驗證的商業模式,共飛競爭的全國航線網絡,並與其他類型的交通工具爭奪每一位旅客。”美國航空公司首席經濟學家約翰·海利在1月份發表的一份分析報告指出。“而超低成本航空滿足了美國公衆日益增長的低成本出行需求,客流量增長速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快。超低成本航空甚至進入了洲際航空市場,甚至有望在未來幾年重塑市場的競爭格局。”

根據經濟咨詢公司Compass Lexecon去年發布的研究報告,總部位于佛羅裏達州勞德代爾堡的精神航空公司,是美國第一家采用超低票價、通過增值服務盈利運營模式的航空公司。精神航空過去7年洛杉矶往返芝加哥的航線上中每日增加了4000個座位。目前,美國國內已經有4家航空公司采用了超低成本航空模式,分別是精神航空、拉斯維加斯的忠實航空、丹佛的邊疆航空和明尼阿波利斯的太陽城航空公司。總體而言,超低成本航空在北美市場上呈現較快的增長趨勢。

超低成本航空進軍國際航線

美國超低成本航空公司不僅在國內航線的運營上取得了成功,以精神航空為代表的超低成本航空公司還已經開始進軍國際市場,將運營範圍擴大到加拿大、加勒比海地區和墨西哥的國際航線上。而且精神航空已經運營從美國國內城市飛往加拿大邊境城市的航線,吸引了從美國飛往加拿大的國際客源。

“美國超低成本航空公司已經探索出了一條無須飛往加拿大境內城市就能夠服務美國往返加拿大國際旅客的運營模式,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酷的經營模式。”美國西捷航空分管企業和機場事務的副總裁麥克·南希最近在華盛頓舉行的機場理事會北美區國際會議上如此闡述。由于精神航空搶占了一部分加拿大往返美國的國際客源,總部位于卡爾加裏的西捷航空今年6月將推出自己獨立運營的超低成本航空子品牌Swoop。

當然,通過成立超低成本子公司來爭奪價格敏感客源的運營模式並不限于北美地區。

總部位于英國的國際航空公司集團(IAG)表示,其低成本長航線子公司Level從去年開始運營,從目前來看已經可以判斷Level的運營取得了成功。今年7月份,Level公司將開始啓用空客A330-200機型執飛從巴黎奧利機場往返蒙特利爾、紐約紐瓦克、瓜德羅普島和馬提尼克島的國際長航線。此外,巴黎奧利將成為Level公司繼巴塞羅那之後的第二個國外基地。“Level公司從2017年6月開始運營巴塞羅那的基地市場取得了不可思議的成功。”國際航空集團首席執行官威利·沃爾什說,預計將在國際航空集團發布的2017年財報中披露Level公司的經營情況。

北美市場或許證明了實行低成本、低票價的超低成本航空能夠獲得成功。但即使是美國航空等通過合並成為航空巨頭並且占據絕大部分市場份額的傳統全服務航空公司,也依然被迫在共飛航線上參與價格競爭,使機票價格停滯不前甚至同比下降。超低成本航空挖掘了一部分潛在的乘客資源,這部分旅客以前並不出行或旅行時乘坐汽車或公共汽車旅行。但現在這些對價格敏感的乘客都願意乘坐更為狹窄的座位和或放棄餐食等配套服務,只需要低成本航空公司能夠將他們承運到想去的地方。

威利指出,在2000年僅有65%的美國國內乘客乘坐城市間直飛的低成本航空航班,但這一數字到2016年已經達到88%。一個例子是愛達荷州博伊西往返拉斯維加斯航線,2007年總部位于達拉斯的西南航空占據了該航線超過80%的市場份額,而2016年西南航空在該航線的市場份額已跌至62%,忠實航空已經占領了20%的市場。

爭奪加拿大南下的國際客源

隨著西捷航空從最初的低成本航空逐漸演變成為一個更傳統的網絡型航空公司,並且將在2019年接收波音787夢想客機。西捷航空公司的高管認為,西捷航空正在逐漸失去對部分價格敏感乘客的吸引力,特別是加拿大部分對價格敏感的乘客會駕車越過加拿大和美國的邊境,然後在美國搭乘超低成本航班抵達目的地。

“在過去的幾年裏,越來越多的加拿大人通過陸地交通方式進入美國境內,再從美國的機場乘坐超低成本航空的航班到達美國的其他城市”。西捷航空副總裁卡明斯表示,這也解釋了他們為何當初決定要創立Swoop低成本子公司的原因。

Swoop公司將完全是經營點對點航線模式的航空公司,它將不會與西捷航空的幹線網絡發生任何關聯。Swoop將是一個完全獨立的公司,目的是吸引價格敏感的旅客群體。Swoop公司副總裁麥克·南希說:“當你登錄Swoop網站的時候, 你就不會看到任何關于西捷航空的信息。但或許由于股權持有的原因仍不可避免有部分人對兩個品牌産生混淆。但我們會竭盡所能地避免這種情況,以保持Swoop品牌和經營的獨立性。

卡明斯指出:“我們非常有條理、非常小心地探索Swoop的經營模式,避免采用西捷航空的經營模式。”Swoop公司將在2月開始銷售機票(僅限于通過直接銷售),起初將運營10架配置有189個座位的波音737-800客機。卡明斯表示,Swoop將對航班上的所有服務進行非常徹底的拆分,除了最基本的運輸服務外,航空公司將對其他一切服務收取一定的費用,包括瓶裝飲用水等。

Swoop公司的主要目標旅客群體將是以休閑旅客為主。“人們南下過冬 (或) 夏季探親訪友,這部分旅客群體將是超低成本航空公司的目標客戶。”卡明斯指出預計可支配收入有限的年輕家庭將成為關鍵的顧客群體。此外,Swoop公司還將以“價值潮一代”為目標群體,那些具有一定收入基礎但依然選擇乘坐超低成本航空出行的長者旅客,因為他們不習慣大手筆花錢,而喜歡討價還價。

案例分析

Swoop:超低成本航空的“生意經”

為了確定Swoop公司的商業模式,西捷航空的高管剖析了美國所有低成本航空公司的運營模式。經過仔細研究超低成本航空——忠實航空、邊疆航空和精神航空之後,西捷航空高管得出的結論是:要在低成本市場領域中取得競爭力,確實需要一個非常不同的商業模式,以保持較低的運營成本,並且運營航線與國內主要大型航空公司有很大的不同。

西捷航空高管經過分析發現,“即使是與傳統的低成本航空相比,超低成本航空公司在運營成本方面還是低40%左右”。Swoop公司的目標是,剔除了航油成本,公司的座英裏運營成本達到4.8美分。根據西捷航空的詳細分析, 精神航空經過調整後,剔除航油成本的座英裏成本比低成本航空西南航空低39%,比紐約捷藍航空低53%。邊疆航空的成本結構也與精神航空類似,非航油成本項比西南航空低38%,比紐約捷藍航空低51%。忠實航空的成本比西南航空公司低26%,比紐約捷藍航空低39%。

可見,超低成本航空能夠成功的原因在于確實在成本管控方面做到了極致。Swoop公司的運營成本將比西捷航空低30%到40%,後者在2017第三季度剔除了航油成本後的座英裏成本是0.93美分。

西捷航空計劃將Swoop公司打造成為美國超低成本航空的直接競爭者。例如,西捷航空預估一名越過美加邊境從華盛頓州的貝靈漢乘坐忠實航空的航班飛到拉斯維加斯的旅客目前所需支付的所有票價(包括一個限重的行李袋)為330加元。Swoop公司試圖減少旅客通過陸運進入美國境內以及在機場的等待時間,並提供從加拿大阿伯茨福德直接飛往拉斯維加斯的航班服務,所有機票費用為320美元(包括一個限重行李袋的費用)。

西捷航空表示,Swoop公司不會在布法羅往返紐約-勞德代爾堡航線將與精神航空展開直接競爭,精神航空在這條航線上價格約為280美元,但Swoop公司運營的從漢密爾頓直接飛安大略省的堡壘勞德代爾航線總票價約為330美元的服務。對于50美元的差異,西捷航空認為旅客可以節省2小時20分鍾的陸地交通和機場等待時間,因而是值得的。

西捷航空高管沙維斯基2017年在博文中解釋了成立Swoop公司背後的原因,自從1996年西捷航空成立以來,航空業的競爭模式已經發生了顯著的變化。“當西捷航空于1996年2月29日憑借著三架飛機和200名員工開始運營,為加拿大西部的五個城市提供航班服務的時候,低成本航空公司的概念仍然是相對新的。時間切換到今天,我們發現全世界各地有超過100多家低成本航空公司在運營,並且産生一個相對較新的類別——超低成本航空,航空公司提供更低的票價與提供完全獨立的産品,並且不斷增加座椅密度。這使出行的旅客可以非常自由地選擇他們想要的服務,從而保證整體旅行的成本更低。”(《中國民航報》、中國民航網 特約撰稿人羅俊勤)


新聞來源:中國民航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