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機專用機場:世界成熟機場群的“標配”

2018年05月08日

公務機是最具效率的交通方式,伴隨著近年中國經濟實力的增強和高淨值人群的壯大,受到了越來越多企業家的青睐,成為他們出行不可或缺的工具。財富在哪裏,公務機就會飛向哪裏。

例如,在我國東部沿海地區,圍繞北京、上海和深圳形成的京津冀、長三角和珠三角城市群,以2.8%的國土面積聚集了18%的人口,創造了36%的國內生産總值,是國內開放程度最高、創新能力最強且最具經濟活力的地區。

然而,當公務機紮堆兒飛向這些中心城市時,日漸飽和的樞紐機場很難為公務機提供足夠的起降時刻、停機位等保障資源,讓公務機靈活、高效特性的展現大打折扣。于是,不少業內人士指出,既然單一機場難以實現高效運營,那麽機場群特別是世界級機場群或將為解決公務機在樞紐城市運營難的問題提供新的路徑。

與我國機場群初具形態相比,歐美發達國家城市群和機場群的發展已經相當成熟。以美國紐約為例,由紐約新澤西港務局管理的紐約機場群,是全球最繁忙的空域,包括肯尼迪(JFK)、紐瓦克(EWR)、拉瓜迪亞(LGA)3個大型機場和斯圖爾特(SWF)、大西洋城(ACY)、泰特波羅(TEB)3個小型機場。這6個機場每年為社會創造超過57萬個就業崗位、287億美元的工資報酬和793億美元的營業收入。紐約機場群的年旅客吞吐量早在4年前就突破了1.17億人次。

在歐美成熟的機場群中,通常會有一個甚至多個機場專門服務于公務機運營。這些公務機專用機場大都地理位置優越,而且擁有良好的設備設施,為城市群提供完善的公務航空服務。

事實上,這些專用的公務機機場早期也服務于運輸航空。隨著城市的發展和航空運輸業務量的不斷增長,機場設施難以滿足大型飛機和高峰時刻的起降需求。新的大型運輸機場在更遠的郊區被修建,這些舊機場的運輸業務量漸漸減少,逐步轉型為以起降公務機為主的通用機場。

泰特波羅機場就是紐約機場群中的公務機機場。該機場目前已發展成為全美乃至全球公務航空客戶極為熟悉的機場之一,長期處于全球公務航空起降量前列。

泰特波羅機場坐落于美國新澤西州卑爾根郡,距紐約市曼哈頓中心區僅19公裏,于1918年開始運營。作為通過美國FAA認證的專用公務機機場,泰特波羅機場以私人飛行及商務飛行為主營業務,占地面積近4平方千米,擁有2條跑道、6座航站樓、27個機庫和5家公務機固定基地運營商(FBO),只運營包機、公務機以及提供其他通用航空服務。該機場每年完成的公務機起降量都會突破16萬架次。

像泰特波羅這樣的機場在美國還有很多。而在英國倫敦和法國巴黎這樣的歐洲大都市,也都有定位功能相似的機場。

歐美多數公務機機場起降量較大,而且除公務航空外,還開展了較高比例的私人飛行業務。因此,為滿足大量起降及駐場飛機的停靠需求,公務機機場的基礎設施規模都比一般通用機場大,並建有較多的停機坪和機庫。此外,為縮短飛機起降的滑行距離,機場通常建有多條交叉跑道,以最大限度地滿足小型航空器逆風起降的要求。

而在服務提供方面,這些公務機機場的運營主要依托駐場的多家FBO提供包機、租車、私人飛行、地勤保障等服務,並借助多家FBO在全球範圍內的基地網絡以及公務機服務代理商通達全球多個城市。此外,部分公務機機場還提供直升機接駁服務,通過直升機打通公務機用戶與城市中心圈和大型國際樞紐機場的空中通道。

絕大多數公務機機場不提供定期航班服務,只有少數機場提供與大型運輸機場間的點對點通勤運輸服務。 (《中國民航報》、中國民航網 記者薛海鵬)


新聞來源:中國民航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