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遠程低成本航企興起 盈利模式仍不明朗

2018年03月13日

歐洲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瑞安航空——一直不願意進入遠程低成本航空運輸市場,該公司曾發表一份簡潔的聲明:“董事會沒有考慮或批准任何跨大西洋的航線運營計劃,也不打算這樣做”。而在這之前,瑞安航空特立獨行的首席執行官邁克爾·奧利瑞往往語出驚人,比如他曾經信誓旦旦表示:公司准備開通遠程低成本航線,將歐洲與美國十幾個城市連接起來,票價只需要10英鎊。

雖然,瑞安航空公司決定不涉足這一領域,但是即使沒有瑞安航空的加盟,許多歐洲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要麽已經大展身手,要麽正在快馬加鞭准備分得一杯羹,特別是在如今寬體飛機的價格還是相當具有吸引力的條件下。低成本遠程航空運輸市場在歐洲正發展得風生水起。
瑞安航空的兩個競爭對手——挪威穿梭航空和冰島WOW航空公司——占據了跨大西洋市場的大量份額;而歐洲三大航空公司也已經成立或承諾成立自己的低成本遠程航空子公司。

唯有勇者成英雄

實際上,瑞安航空公司也在尋求以迂回的方式接觸並進入該市場。近日,瑞安航空與愛爾蘭航空簽署合作協議,雙方將相互提供航班銜接服務。這是瑞安航空首次簽署此類協議。

按照協議,歐洲最大的廉航瑞安航空將利用其部分歐洲航線為競爭對手愛爾蘭航空的跨大西洋航線供應客流,而愛爾蘭航空的航班也將與瑞安航空飛往各個歐洲目的地的航班銜接起來。

瑞安航空首席營銷官肯尼·傑克布(Kenny Jacobs)曾表示,瑞安希望,今年開始運營與愛爾蘭航空銜接的航班。

亞太地區的旅客已經習慣了遠程低成本的寬體飛機,馬來西亞的亞航X、澳大利亞的捷星航空公司和菲律賓的宿務太平洋航空公司等,都已經在亞太地區生根發芽,發展得欣欣向榮。許多業內人士都相信,遠程低成本航線經過了漫長的探索,蓬勃發展的年代終于來到了歐洲市場。

挪威穿梭航空被認為是歐洲這種運行模式的領跑人。2013年,該公司引進第一架波音787客機後,就開始了漫漫征程。截至2017年10月,該航空公司目前在5個歐洲城市(哥本哈根、倫敦、奧斯陸、巴黎和斯德哥爾摩)投入了13架飛機,服務于美洲大陸的6個目的地(波士頓、勞德代爾堡、紐約、奧克蘭、奧蘭多和洛杉矶)、加勒比海的兩個城市(波多黎各的聖胡安和美屬維爾京群島)和曼谷。

一些美國航企多年來一直阻撓其擴張,反對授予挪威穿梭航空母公司挪威國際航空公司外國航空承運人許可證,理由是穿梭航空這家公司是在愛爾蘭注冊的子公司,比其母公司享有較低的運行成本,而且航權申請更便利。在奧巴馬政府執政的最後幾天,挪威航空國際航空公司才獲得了外國航空承運人許可證。監管放行的綠燈也促成了該公司宣布開通一系列新的航線。

此外,挪威穿梭航空新一代的窄體飛機也計劃在遠程運輸市場上發揮重要的作用。2017年夏天,該公司在英國和愛爾蘭的5個城市(愛丁堡、貝爾法斯特、科克、香農和都柏林)投放波音737MAX飛機,並且在美國的3個二線機場運行。目前該公司訂購了108架波音MAX飛機、26架波音787、30架空客A321neo LR,這些訂單表明了公司雄心勃勃的發展大計,而且在遠程低成本市場的擴張將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相比之下,冰島WOW航空公司發展速度要慢一些,其利用本土基地的優越地理位置,提供大西洋航空市場的直航服務。預計到2018年底,該公司目前由3架空客A330和9架空客A320飛機組成的機隊將擴容至24架。2017年夏天,該公司運營9條歐洲航線和10條北美航線。

歐洲三大航不甘示弱

低成本遠程航線市場的發展,已經吸引了歐洲區三大傳統運營人的關注。比如國際航空公司集團(IAG)已經成立Level品牌的子公司,使用空客A330從巴塞羅那飛往美國西海岸、加勒比海和阿根廷。原本IAG在西班牙已經擁有兩家航空公司——載西班牙國旗的伊比利亞航空公司和伏林航空。集團首席執行官沃爾什已經表示:巴塞羅那只是Level品牌的開始,預計不久將設置更多的歐洲基地。目前,它采用的競爭策略是追逐挪威穿梭航空進入大西洋遠程航空市場。

漢莎航空為了避免面對面的競爭,基本上是在德國本土建立遠程低成本運行模式,子公司歐洲之翼航空公司自2015年以來,一直在科隆經營空客A330寬體飛機,目前運營了6架飛機,運營美國、加勒比、泰國和毛裏求斯等航線。2017年晚些時候,該公司還開通了南非和納米比亞航線。漢莎航空還考慮在漢堡、柏林和杜塞爾多夫設立這樣的遠程低成本運行基地。

法航的姊妹航空公司——Joon品牌尚未得到普遍認可。按照目前的設想,Joon將不會是一家低成本航空公司,因為該品牌將提供能夠體現法國航空公司特色的産品和服務,2017年晚些時候運營從巴黎戴高樂機場始發的中程航班;2018年中期才開始運營遠程航班。

盡管在價格上存在差異,IAG旗下的LEVEL品牌目標是第一次遠程飛行的旅客,其社交媒體形象是新潮的年輕人,而Joon則把目標對准數字化的旅行者。

遠程低成本模式的可行性

曾經認為無法長久維持增長的遠程低成本市場,對于乘客來說可以促成全面服務型航空公司壓低票價。但是,歐洲航企目前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低成本遠程旅行的服務可行性沒有得到有力的證實。此外,由于一直缺乏外國同類型的競爭,其市場生存性也是一個問號。

亞洲的遠程低成本模式比歐洲競爭對手有更多的經驗,如今它們開始轉向了支持中程運輸服務的航班。亞航X的首席執行官本雅明·伊斯梅爾曾經說過:公司航線網絡的最優飛行時間點大約是飛行7小時,因為這樣可以安排更多的航班,可以賺取更多的收入。一旦要飛行12個小時或14個小時,就失去了這種能力。2017年,亞洲唯一運營飛往歐洲航班的遠程低成本航企是新加坡的酷航。在北美洲,美國的低成本航空公司還沒有具體的計劃來運營歐洲航線。

實際上,遠程低成本運行模式在歐洲也經曆了風風雨雨。現在許多航空公司都在不斷嘗試,裏面有坎坷,有很多酸甜苦辣,只有適應不斷變化的市場才能開辟一條屬于自己的道路。誰將成為歐洲未來遠程低成本航空運輸市場的領頭羊?直到現在,一切都是未知數,唯有時間能夠給出答案。

案例分析 厚積薄發的LEVEL航空

2017年6月1日,國際航空集團(IAG)最新成員LEVEL航空首飛,從所在的基地西班牙巴塞羅那El Prat機場使用兩架新空客A330飛機運營4條航線,分別是布宜諾斯艾利斯、洛杉矶、奧克蘭和多米尼加共和國的蓬塔卡納。LEVEL航空已訂購3架空客A330-200,將在2018年夏季交付。

IAG在2017年半年報沒有具體披露LEVEL航空的任何經營數據,但是首席執行官沃爾什表示銷售情況繼續遠遠超出他們的預期。截至2017年10月,IAG聲稱LEVEL航空已經賣出了16萬張機票。

這種穩定的銷售量增長情況表明:LEVEL的服務是有市場的。LEVEL在2017年6月1日首飛洛杉矶後,當月17日開始飛往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每周3個航班;從2017年10月29日開始每周增加到5個航班。

與此同時,挪威航空從2018年2月開通倫敦(蓋特威克)——布宜諾斯艾利斯航線。後者是挪威航空的第一條南美航線,也是其從倫敦蓋特威克機場開通的第11條遠程低成本航線。

LEVEL航空與挪威航空在奧克蘭和洛杉矶的航線市場上也開始了交鋒,後者從倫敦蓋特威克機場飛往奧克蘭,每周3班,以及洛杉矶的航班,每日一班。

那麽這兩家航空公司産品的區別是什麽?挪威航空的波音787-8和波音787-9的經濟艙是9座並排,采用3+3+3布局,而LEVEL的空客A330是8座並排,采用2+4+2布局。LEVEL在經濟艙設置了293個座位,配有30英寸的座位間距,在超級經濟艙設置了21個座位,37英寸的間距。

根據SeatGuru的數據,挪威航空的波音787-8超級經濟艙有32個座位,經濟艙有259個座位;而波音787-9飛機是超級經濟艙35個座位,經濟艙309個座位。這兩家航空公司都在座椅背後提供娛樂系統、電源插座和USB端口,但LEVEL航空提供空中無線Wi-Fi服務。

此外,這兩家航空公司在激勵客戶保持忠誠度方面各有想法。LEVEL航空客戶能夠獲得並兌換Avios積分——IAG的忠誠度項目,這使旅客能夠通過跨集團的網絡飛到380個目的地。LEVEL航空也與同屬寰宇一家聯盟成員的美國航空公司在美國和巴塞羅那之間航班上簽署了代碼共享協議。

另一方面,挪威航空的常旅客項目此前承諾其成員飛20個往返行程,獲得至少3000積分(到2017年12月31日),即可獲得從蓋特威克機場到任何其遠程目的地之一免費機票。

挪威航空似乎對于LEVEL航空的存在不是很在乎,已經宣布計劃從2018年3月開始經營蓋特威克機場—芝加哥奧黑爾和奧斯汀—伯格斯坦機場的航線。該公司將繼續把英國打造成為其核心基地。

而LEVEL也不甘示弱,正在考慮增加其歐洲業務,正在關注羅馬、巴黎等歐洲城市。因為英國航空公司在巴黎擁有一家名為“開放天空”的跨大西洋航空公司,目前與美國航空開展代碼共享,主要經營法國巴黎奧利機場和紐瓦克國際機場之間的航線。雙方可以相互支持,共同擴大市場份額。 (《中國民航報》特約撰稿人倪海雲)


新聞來源:中國民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