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機改貨運活化航空物流

2020年05月25日

鍾 山

  新冠肺炎疫情對民航運輸的影響巨大,尤其是民航客運服務,幾乎陷於停頓。大量的貨物需要通過客機的空間裝載,由於絕大多數航線的客機停飛,已嚴重影響了航空貨運。故此,中國民用航空局日前出台《關於進一步優化貨運航線航班管理政策的通知》(簡稱《通知》),經綜合評估大興機場和首都機場兩場的保障能力和當前貨運物流發展需要,明確放開北京兩場的貨運航線運營限制,今後各航空公司均可同時在北京兩場運營貨運航線。

  《通知》明確規定,今後將不再對單一的具體國內貨運航線實施經營許可,而是將國內貨運航線許可證合併。這意味著航空公司只須申請一次許可,獲准後即可運營所有國內貨運航線。

  民航局又簡化國際貨運航線經營許可的頒發程序,在符合雙邊協定的基礎上,針對涉及不限貨運指定承運人數量和運力額度的國家、地區和境外航點的國際貨運航線實行清單制管理,制定並及時更新航線目錄(目前包含至美國等二十六個國家、地區的航線)。航空公司僅須申請一次許可,獲准後即可運營目錄內所有的國際貨運航線。

  不過,正如中國民航局運輸司官員所說,客運航空公司用客機載貨,是疫情防控期間非常規的應急舉措,是特殊情形下的市場自救行為。在貨運市場競爭中,與運營成熟的貨運航空公司相比,客運航空公司開展「客改貨」,短期內仍存在明顯劣勢。客運航空公司將客機改貨機,首先是基礎條件差:運營成熟的貨運航空公司有相對完善的市場服務網絡、固定用戶群體和長期合作夥伴,這是「客改貨」的客運航空公司短時間內難以彌補的。二是服務能力不如專業貨運公司:航空物流客戶需要的一直是「門到門」服務,運營成熟的貨運航空公司可以整合其合作夥伴資源共同解決;而開展「客改貨」的客運航空公司通常僅能支持從機場到機場,難以有效滿足客戶需求。三是運營成本高:目前客機載貨主要採取的三種模式之中,載運量最大的「腹艙+客艙拆座椅載貨」模式,僅相當於同類型全貨機載運量的三分之一。這意味著,同樣執飛一班貨運任務,客機載貨的運營成本接近全貨機的三倍。

  國際民航組織最近指出,歐洲及亞洲地區受到運力及收入的影響打擊最大,其次為北美,計收入將損失逾三分之二。客運量潛在減少最多的地區則是歐洲,特別是在夏季旅遊旺季期間,其次是亞洲地區。國際民航組織又估計,四月全球客運運力已大減91%。貨運方面,三月航空貨運量按年跌19%,導致貨運收入下跌兩成二。

  國際民航組織推算兩個情境,五月底起復甦並迎「V形」反彈,或是第三季或之後空中旅行重啟後「U形」反彈。該組織指二○○三年沙士後,航空業迎「V形」反彈,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更甚沙士,相信難重演沙士後六個月的復甦之路。不少航空公司擔心,即便疫情結束,全球民航業要復甦仍有長路要走,美國達美航空負責人認為,「確定航空旅行安全無虞」將是挽回旅客信心頭號目標。惟包括愛爾蘭瑞恩航空在內的廉航則認為,「大規模降價」才是保留客人之道。

  對於全球航班減少對澳門貨物進口的影響,澳門空運暨物流業人士表示,暫未見供澳貨物受影響。澳門處抗疫階段,不少商戶暫停營業,內地團客、自由行簽註未開放,整體貨品需求因而下降。由內地進口的貨品,視乎當地工廠復工復產情況,物流一般可以配合。目前貨機緊張,全球緊缺,故航空運輸無論是成本、時間,都較過去增加。成本方面,年前年後相差約三倍,到貨時間未能一概而論,但普遍延誤一周至十天不等。

  運力和航線大幅度下降,令澳門航空物流業界在貨物轉口方面面臨難題。內地陸續復工後,一些日用品、零配件供應商急出貨,尤其海外疫情嚴峻,醫療物資需要輸出,惟現時大量往來國際與內地客機停運,不少貨物選擇到第三地轉機。業界希望把握機會運送物資,但國際航班已停運,澳門也是這樣。因此,各界都在搶貨機,香港及台灣已有航空公司把客機改裝成貨機,惟澳門的航空公司未有動作。此外,即使有貨機,部分貨品如醫療用品轉運海外面臨內地海關限制問題。業界生意難求,手停口停,正積極接觸相關部門,也與機場溝通,冀讓更多貨機來澳。

  航空物流業人士指出,澳門民航業國際航班多集中在東南亞,貨機發展不蓬勃,當客機停運,部分物資就要取道香港來澳,變得相當被動,成本又再上漲。希望疫情過後,政府多關注澳門航空業長遠發展。

 

  新聞來源:民航論壇